博客 blog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博客 > 读书笔记
人之一生,犹如赶路,背负行囊,马不停蹄,从起点到终点,从生到死
发布日期:2022-09-29 阅读次数:186

不由得感叹中国汉语文化的博大精深。分,就是把刀插在人心里,硬生生把原本连在一起的东西分开。

人之一生,犹如赶路,背负行囊,马不停蹄,从起点到终点,从生到死,奔波劳碌中也遇人无数。能有缘遇到,同路,并肩走上一程,即算缘分和幸事。然而人生的残酷在于,绝少或者没有人能一路相陪。如果有,那么其中一个为了对方而付出了自己的一生。因此,哪怕是父母、夫妻、挚友都难逃此局。所以,人,注定了要学会一个人走。

人生的宴席一场接一场,锦灯繁花音袅舞影,却冥冥间笃定相信自己在赶着自己寂寞的路。因此三十出头的人,所谓分离不知道经历了多少,生离无数,死别亦有之。虽是性情中人,在深夜一个人听那句“走吧,走吧,人总要学着自己长大”而挥袂洒泪之后,很快便能调整到自己独有的世界里,找到只属于自己的那份潇洒和独立。因此,如果真的要离开,我会是那个从容不迫收拾行囊的人,面容微笑而平和,找不到一丝一毫的悲悲戚戚。

之前一直感觉,身边躺着个随时叽叽歪歪要吃要拉的小东西很影响睡眠。殊不知,一旦这个让你一夜起床六七次伺候他的小东西离开你,你反而会睡意全无,一心一意想着那个粉粉嫩嫩的小肉团。他的每一次翻身,梦呓,鼻息换气,哼哼唧唧,都注定让我弹跳起床,走过去看个分明。这一夜的辗转反侧让我明白,婆婆说的先习惯起来,不是让宝宝习惯离开我,而是让我习惯离开宝宝。我竟然堕落到离不开他两米以外。

我三十多年所构筑的独立而自由的自我世界,就在昨天那个天上有很多深蓝色星星的夜里,静静地轰然倒塌,寸瓦不留。我无限悲哀地发现,自己已经不可能再像自己希望的那样,行如流云般无所羁绊无所附依。我,已然走不开。这种不一样的牵绊感觉令我感到百般陌生而恐惧。这是我从来未曾有过的情愫,说不出来的依恋与不舍,软绵绵的,温热而酸楚。

虽然我知道,我注定不能陪他走完他的路,但是我宁可放弃自己的路程也想多陪他走一段是一段。为了他,我宁可放弃我最坚守的自我,放弃我视若生命的自由与独立,那种超越生命和生活本体的自由,那种感情和精神上的独立。也许我不会真这么去做,但是我真实的内心告诉我:我愿意。

龙应台有句话说:所谓父女母子一场,只不过意味着,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。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,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,而且,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:不必追。想必也是经由我的这种不舍与无奈。注定我不可能真正用一生守在他身边,为了我和他各自的人生,分离注定要成为我们母子之间频繁上演的一幕。从数米,会到隔海千万里;从我身体里蠕蠕而动的我的骨头我的肉,会到另一个崇尚独立而自由的陌生男子。

我还没有经历与儿子分离,可能真正离开的那天,我会表现得一如既往地从容平和。只是我深深地明白,我,永远不可能再是原来的那个我。

因为,我的一部分,已经从我身体里,分离出去了。

(与土豆分别两个多月后,于娟被诊断为乳腺癌晚期。)


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相关内容
随机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