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 blog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博客 > 读书笔记
黑暗里于五百米高空走钢丝的孩子
发布日期:2022-09-12 阅读次数:193

其实,在抗癌大军里,我只是一个非常非常渺小、非常非常年轻的小兵,不敢妄言什么所谓的经验。更多的时候,我用很多次的病危在证伪,证明什么是错的,但是我仍然不能确信,或者很少的东西让我肯定是对的。对于对疾病康复有帮助的东西,我非常乐意分享,所以会有我的生命日记。有段时间我甚至一直在自嘲,觉得自己是在黑暗里于五百米高空走钢丝的孩子。更可怕的是,我不知道什么是正确的方向,错一步就是万丈深渊、粉身碎骨,不会有再来一次的机会。

也许事情来得太过突然,当我知道自己身患癌症的时候,已然是晚期,癌细胞扩散到全身躯干骨。以前读武侠小说,对断肠蚀骨腐心之类的词并不陌生,但未必真的解意。这一遭癌症晚期骨转移的经历,让我突然明白,蚀骨是骨转移,断肠与腐心是化疗体验。

回望过往时光,几经濒死病危,数次徘徊鬼门。其实作为人,并不是死过一次就不怕死了,而是越死越怕死。所谓更怕死,无非是对这个世界的留恋越重而已。在此之前我是个有知识没文化的俗人,除了学校的哲学课本,就只有初中读过几本德国哲学简史的简明本。从来没有考虑过生死,更不要说从哲学上去看待生死。

癌症是我人生的分水岭。别人看来我人生尽毁。也许人生如月,越是圆盈便越是要亏缺。在旁观者看来,我是倒霉的。

其实,我很奇怪为什么反而查出癌症以来,除却病痛,自己居然如此容易快乐。倒霉与否从来没有想过。我并没有太多人生尽毁的失落。因为,只有活着有性命,才能奢谈人生。而我更多地在专心挣扎,努力活着,目标如此明确和单一,自然不会太过去想生命的外延。

三十岁之前的努力更多是因为自己有着太多的欲望和执着,从没有“只要活着就好”的简单。我不是高僧,若不是这病患,自然放不下尘世。这场癌症却让我不得不放下一切。如此一来,索性简单了,索性真的很容易快乐。若天有定数,我过好我的每一天就是。若天不绝我,那么癌症却真是个警钟:我何苦像之前的三十年那样辛勤地做蚍蜉。

名利权情,没有一样是不辛苦的,却没有一样可以带走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相关内容
随机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