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 blog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博客 > 读书笔记
坚强与柔软
发布日期:2022-09-09 阅读次数:298

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分外坚强的人。

2009年的最后一个星期,我被救护车拉进上海瑞金医院,放置在急救室。

病理科主任看到我那浑身黑乎乎的全息CT后,问了一句话:“病人现在用什么止痛?”

我的老公,那个可爱的光头男答:“没有止痛。”

那个四十多岁的主任,倒吸一口凉气,一字一顿地说:“正常情况下,一般人到她这个地步,差不多痛都能痛死的。”

他们进行这段对话的时候,我只是屏着气,咬着牙,死死忍着,没有死,也没有哭。

在急救室待了三天两夜。医生不能确诊是骨癌、肺癌、白血病,还是其他癌症。

急救室应该就是地狱的隔壁,一扇随时开启的自动门夹杂着寒冬的冷风,随时送病危病人进来。

我身边的邻居,虽然都躺在病床上,但看看似乎都比我的精神好很多,至少不是痛得身体纹丝不能动。然而,就是这些邻居,凌晨两点大张旗鼓地被送进来,躺在我身边不足两尺的地方,不等我有精神打个招呼,五点多我就会被某些家属的哭声吵醒,看到一袭白单覆住一个人的轮廓。不用提醒,我知道那个人匆匆走了。如此三天两夜,心惊胆战。我没有哭,表现得异常理智,我只是断断续续地用了身体里仅有的一点力气,录了数封遗书,安慰妈妈看穿世事生死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相关内容
随机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