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 blog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博客 > 读书笔记
我走过很多个城市,看过很多地方的云起,品过很多种酒,尝过很多种茶
发布日期:2022-10-04 阅读次数:126

两家摆宴一品香,饭桌上谈及子女去向,阿姨伯父毫无商量余地,执意让儿子回到身边,备着含饴弄孙颐养天年,而我爸妈似有意回避这个话题。

回家路上,妈说:“儿啊,能飞多远飞多远,人生重在体验。”

从此,似乎我就开始离家,千里万霭重山,而且,渐行渐远。外面的世界精彩,千忙万忙,前途苍茫。

《常回家看看》红遍大江南北。那一年,刚巧过年回家,爸爸乐呵呵地在厨房里忙来忙去,嘴里哼着走调的《常回家看看》。团圆饭,席间我笑着问爸爸:“你唱这个是不是暗示我要常回来啊?”老头子憨然笑着,低头轻声说:“我知道,你们忙。”当年太年轻,全然听不出慈父浅浅一句话里的爱和无奈。

歌里说:到不了的,都叫作远方。可是谁又知道,到了梦里的远方,心里最牵扯放不下的却是那个以前总也不想留下的家乡。想家,却不敢想家。

去年今日,回国探家,临行前让送行的人大为耻笑。一个二十六岁读至博士的人,告别的时候,居然犹如三个月大的从没有离开过家的猫咪,数小时哭哭笑笑吵吵闹闹,在姥爷怀里腻来腻去,在姥姥脸上亲了又亲。如果我说我知道那是永世的别离,我不会走,你信吗?视我如掌珠的亲人选在自己离家千万里的时候双双撒手人寰,是我一辈子滴血的千古愧憾。我不敢想,回家,看人去楼空生死两隔。虽然早知道,万事早随了他们去,黄土无情掩。我想家,想家里看电视时我专属的贵妃榻,想小时候和爸妈争抢遥控器,我把那个叫“权”。真的,十年没有抢过“权”了,没有机会,回家能看电视的时候,爸爸妈妈主动递“权”:“你平时忙,放松的时候随你看,我们有的是时间。”

突然想到《红楼梦》里的《好了歌》:“世人都晓神仙好,只有儿孙忘不了。”尚无子女,可能未能体会其深意。我走后的无数年,妈妈不准任何人动我闺房一丝一点,听说想我的时候就去坐上半天,任由思念满屋子弥漫。篡改沈从文家书里的一句话:我走过很多个城市,看过很多地方的云起,品过很多种酒,尝过很多种茶,却只有一对血肉相连的父母,有一个只要想起来便会微笑、心花开足开满的家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相关内容
随机推荐